.— — . …. — -.-. — —

上面一串既符號唔係打錯嘢, 係好出名既摩斯密碼. 內容係乜? 當然係依度個網址啦~

如果我是一個妓女,你會娶我嗎…

之前已經睇過一次, 不過都想同大家分享一下

我沒有家,在我離開家的時候,媽媽哭著叫我不要走,爸爸怒氣衝衝的告訴我:如果你走了,你就不要再回來。我沒有你這個丟人的女兒!!我回頭看了一眼我的媽媽,我就拎著東西走了。我知道,我是一輩子也回不去的了。 我做了妓女,成了人盡可夫的人,我還喪失了我的尊嚴。 我在一個夜總會上班,我是我們這裏的招牌,我的老闆非常喜歡我。當然,那是因為我的老闆和我有一腿。既然已經是人盡可夫了,無所謂多一個少一個。再說了,他可是我的頂頭上司,權力比金錢還要重要! 每天晚上我都會軟言細語的和我的客人們聊天,然後就由其中的一個把我帶出臺,然後我就和他睡一晚上,然後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就回到我的家裏睡覺。每天都一樣,我不嫌膩,可是我厭惡自己。每次回到家,我都會惡狠狠地沖洗自己,可是我不會虐待我的皮膚,那是我賺錢的東西。 我一天、一天地過著,沒有任何欲望,也沒有不滿,我如同是一具行屍走肉,天天除了睡覺就是陪客人,要不就是逛街買一大堆的衣服與化妝品,除此以外,我幾乎不出去。 我已經打了五次胎了。醫生對我說,我再也不能生育了。他對我說這個話的時候,一臉的挽惜與痛心。我知道這是我自作自受,可是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還是無法抑制地哭了。 我很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流露,因為我是一個妓女,沒有人會真正地愛上我,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嫁人。 我還年輕,我要趁這個時候多賺點錢。然後,就不做了,找個老實的人嫁給他(其實這只是我的一個幻想罷了)。因為我是一個妓女,所以我不可能會嫁人,更何況我還不能再生育了。沒有人會心甘情願地養著一隻不會下蛋的雞! 我可以忍受所有的苦痛,可是我沒有辦法忍受我的丈夫對我的冷嘲熱諷。 媽媽到底還是心疼我,常常過來幫我收拾家,她並不知道我做的是妓女這一行,如果知道了,我想我就是真的沒有一個親人了。我不想失去他們! 有的時候,我會陪媽媽一起出去逛街。我們出門的時候,經常可以在電梯裏遇見同樓的一個男人,他的舉止很優雅,每次都對我們點頭笑笑。他長的很英俊,個子主高高的。而且,穿的也很時髦。我想,我是對他注意了些了,可是每當我的思想再越軌一些的時候,我就會提醒自己:我是個妓女! 我想,那種深深的自卑已經透入骨髓了。無法逃脫! 今天沒有客人,最近在嚴打,我們的生意也清淡了不少。我把電視開著,在廚房裏忙碌著,很久沒有下廚了,自己為自己做一頓飯也不錯。說到底,我還是喜歡這種平淡的日子。我已經決定,再做一年,努力的攢夠錢,我就自己開家店,正正規規地做生意。或者,去另外一個城市,這個城市認識我的人太多了。 忽然電鈴響了起來,我不知道會是誰,因為除了每月收水費的老太太,沒有人會來按我的電鈴,今天又不是收水費的日子。況且,已經是八點多了,媽媽從來不在晚上到我這裏來。我不知道會是誰。 打開門,卻是那個經常在電梯裏碰到的男人,他顯得一臉的為難,跟我說:不好意思,我忘帶鑰匙了,可以從你家的陽臺爬過去嗎?我就住在你的對面。 我點點頭,對他說:可以。可是這麼晚了,你不要爬了吧?很危險的。 他朝我笑了笑,眼光古怪地看了我一眼,我這才注意到我自己穿的衣服。我穿了一件睡裙,長長的蓋住了我的腳裸,可是我的胸口卻開得很低,而且是透明的蕾絲,我的長髮散亂著,遮住了我的雪白的肩,然而卻讓人更加性感。我忙用手把睡裙拉嚴,請他進來。 我讓他稍坐一下。我進屋換了件衣服後,給他泡了杯咖啡。他只是傻傻地對我笑笑,我想,他一定是知道我是做小姐的。如果他真的有想法的話,我想,我今天可以陪他一個晚上。可是明天,我就該找房子搬家了。 我說:天這麼黑,你就不要爬陽臺了,很危險的。不如今天晚上就在我家過夜吧,你可以睡沙發。反正都是鄰居,明天你再找鎖匠來開鎖好了。 他點點頭,很感恩地謝了我。於是我做好飯,我們兩個人吃了以後就各自睡覺了。 一夜無眠,他居然沒有來敲我的門,可是我也沒有睡好。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到了淩晨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下,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半多了,我翻身下床,走到客廳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他已經走了,被子疊在沙發上,很整齊的。茶几上留了一張條:謝謝你! 我的淚差點就流了下來,這麼多年,幾乎已經沒有人對我說“謝謝”這個詞了。別人都以為做小姐的很堅強,其實她們是很容易被感動的。 我也一樣。 以後的日子就經常看見他,知道他在報社上班,有一個來頭很大的爸爸,知有一個很有勢力的家庭。然後我告訴自己,我配不上他!我知道,我只是只麻雀,而他,就是那只鳳凰。我不可能飛上枝頭,他也不可能不講究“門當戶對”! 我不再貪心,不再有癡心,如果他願意,我可以和他有一夜情,甚至做他的情人,可是做他的妻子,我知道,我不可能。 漸漸地就到了我的生日。這天我向老闆請了假,買了許多的菜,親自下廚做了許多可口的菜,然後又買了一個蛋糕,我第一次把家裏收拾得這麼乾淨,還買了一束香水百合,我知道,我要迎接我的二十歲的生日! 沒有人會幫我過生日,除了我自己。既然所有的人都不記得我,我還有什麼理由再自己虐待自己呢? 那一刻,我體會到了淒涼的感覺。 我坐在桌邊聽著對門的聲音,在他拿出鑰匙開門的時候,我打開門,對他說:可以進來陪我共進晚餐嗎? 他愣了一下,然後說:高興之極。 我知道我今天穿得非常漂亮,因為我已經打算在今夜把自己給他了,既然已經是人盡可夫了,但是起碼,我能在我的一生中把自己獻給自己愛著的人,也就足夠了。 要什麼天長地久呢?我這樣的人,有資格要嗎?要得起嗎? 一夜就是永遠! 我穿了一件大紅的晚禮服,象新婚一樣。低胸,露背,這樣的一件衣服,即使是普通的女人穿上也是十分性感動人的,更何況我知道我長得並非不漂亮。 他顯然是有些疑惑。站了很久,問我: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笑著說:我的生日。 他笑了,說:對不起,我沒有帶來什麼東西。 我搖搖頭:你坐坐就好。於是我就進了廚房。 當滿桌菜肴端上來的時候,我看見了他臉上的贊許與驚豔。我知道,他其實是喜歡我的,可是我並不知道他是不是愛我。----可是這有什麼關係呢? 我喝了很多的酒,他也是。於是我就自然而然地和他上了床,在床上我們極盡雲雨,那是一種纏綿的美麗,兩個赤裸的身子極盡可能的糾纏在一起,誰也捨棄不了誰。我施盡全身的解數糾纏著他,挑逗著他,而他也一直在我耳邊說:“我的小可人兒,我要娶你”。我用吻吻住他要說的話,我不想有諾言,我也不希望讓諾言纏住他,我想,這一夜過後,我就該走了。 他一直不知道我是個妓女,我想,還是不要讓他知道的好。既然他喜歡我現在這個樣子,就讓他一直認為我是現在這個樣子吧。我不想破壞我在他心裏美好的形象,我想讓我的美麗在他的心中永遠的定格。 第二天很早我就起來了。我為他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我想我是把自己當成他的妻子了。我是渴望的,是嗎? 我愛他!儘管我不承認,但是我確實是愛他的!也許他沒有什麼別的好處,只因為他把我當成一個人,他從來沒有把我看成是妓女,在他的心裏,我是純潔與美好的! 後來我就搬了家,在他上班的一個早上,我把我的所有的東西都留了下來,把我的鑰匙留給了他,我不想帶走這裏的任何一件東西,因為那都是他給我的最美好的記憶! 我不知道當他知道我是一個妓女以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我沒有勇氣去賭,沒有力氣去賭。讓他永遠記的我們的那一夜情,永遠記得我們之間的愛。我情願相信他也是愛我的。 其實我一直想知道,如果你知道我是一個妓女,你會娶我嗎?

I dreamed a dream

近日收到一個朋友既影片推介, 一睇原來係殘酷一叮英國版. 今次表演既係一名年過 40 的人士, 佢唱既唔係什麼流行曲, 而係一首歌劇. 之所以要推介係因為初時無人睇好, 點知一開聲就完全另眼相看, 而且仲越唱越好聽, 最後當然係通過選拔. 除此之外, 歌詞都好有意思, 我最鐘意最後一句, 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

有興趣就用下面個網址入去睇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G8I-sfkVM8

[轉貼] Three Tips For Sorting Through Facebook’s Noise

When Facebook redesigned the look and feel of its site last month, the social network took some design cues from Twitter, the service that allows users to share short messages with their friends, family and colleagues. Twitter has been referred to as a “streaming” application; since updates occur in real-time, it causes a river of […]

Guangzhou MTR map

早幾日係網上搵到, 同大家分享一下

ModSecurity2 Configuration

Question2: I am hosting my own Blog, and every time I add a post I keep getting a not implemented error. Why is this happening? And how can I disable it for my posts? (I.e: disabling ModSecurity2 for a specific file).

Answer2: This is happening because ModSecurity thinks that you are trying to inject some […]

爺爺的花園

[…]

雨過天晴

今日終於將兩個陰天清除, 原來我也是牽涉入內的. 雖然我想置之不理, 但當每個人都有自己想法既時候, 我覺得有必要做一些事情令謠言終止. 我相信清者自清謠言止於智者, 可惜……

不過這次機會都覺得自己需要檢討一下, 自己做的事有時往往事與願違, 是自己表達方面有問題? 或是自己一開始就做錯? 當然希望是這個世界太複雜, 而並不是自己太過簡單吧!